第912章 卫钰翔相邀
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
领导夫人的秘密有声小说,要看书在线收听!

挂了电话之后,张元庆只觉得思念之情几乎要将自己吞噬。
他很少会有这样孤独的感觉,一直以来,他都觉得自己的情感方面比较淡漠。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年龄见长,反而觉得心里越来越柔软了。
大概是人在异乡,总归是心灵缺少了一些归宿感。
不过想到周依依,他又有些狐疑,周依依为什么到现在不来看自己?按说天华水泥厂的事情,已经落下帷幕了。天华系根据涉及韩家事情的深浅,被抓大放小了,山南市那边已经掀起了巨浪。
而一直不死不活的天华水泥厂经过审计之后,终于算是告一段落了。最近一段时间,依依应该就在省城市。
按说有时间来看望自己才是,但是她一直没过来,这让张元庆有些不解。
此刻就在省城市周家之中,周依依挂了电话之后,从自己的书房走出来。正看到周强斌坐在客厅看新闻。
周依依微微一笑走了过去:“爸,我什么时候能去天水市?”
周强斌闻言顿了顿:“现在还不合适,温柔乡是英雄冢,我能够理解元庆现在内心的各种滋味。可是现在也是他能够成长的契机,那个老头子帮了他一把,我不能扯后腿。”
周依依自然知道那个老头是谁,她好看的秀眉微微一皱:“这个闫老做事还真是令人想不通,好端端的怎么会挑中我叔呢?是看中王家的背景么,我觉得不像。”
周依依说着又自言自语推演起来:“王家跟闫老根本不是一派的,闫老背后究竟走得是什么路,一直也没人知道。我怎么感觉,是闫老背后的人,看重了我叔。
如果这么看的话,闫派似乎不会因为闫老的离去而消散。只是他们现在过早关注到我叔,这就让情况变得复杂了。”
想到这里,周依依看着自己父亲:“爸,你是不是要亲自去一趟山南市,找侯泉年聊聊。”
周强斌闻言一愣,看向了自己女儿。
周依依此刻正在思考问题,神情格外严肃,这令周强斌不由有些恍惚。曾经咿咿呀呀的小女孩,如今不仅亭亭玉立,而且展现出来的政治天赋,让他都屡屡感到吃惊。
有时候周强斌都不由想到,也就是张元庆能够配得上自己女儿,否则一般人只怕会在她面前自惭形秽,甚至不敢袒露心扉。
周强斌仔细考虑了周依依的话,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:“你是让我趁着这个时候,在闫派内部做出一些工作,吸引闫派后面人的关注么?”
周依依点了点头:“侯泉年基本上到此为止了,他本就是闫老走得一步制衡之棋。山南市最近波动很大,远远超过了他的承受极限,这时候帮他一把,且不说能否收服,至少能让他抛去一切顾虑,靠近您这边。周系侯系之争,也就可以画上一个句号了。
通过将此画上句号,便是团结了闫派。事后,您再通过林省长给他们一点甜头,现在闫派群龙无首,您又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关系,好好利用一番,能够为下一次提升做好积累。”
周依依说话不快不慢,显得非常井井有条。
周强斌都觉得,不是自己王婆卖瓜,自己这女儿真有女诸葛之资。
只是将周依依的想法思考了一番,周强斌不由揶揄道:“你这么急切让我收服闫派,是不是为元庆铺路?”
周依依撒娇说道:“爸,我不是帮您在出谋划策么?”
周强斌故作叹息:“你这哪里是在帮我,心里只怕装着的都是别人了。看来胳膊肘,已经拐到天水市去了。行吧,近期如果有空,就去一趟天水市吧,省得你们俩把我记恨上了。”
周依依一听能去天水市,顿时笑眯眯的:“怎么会呢,没有您亲自挑婿,牵了这条红线,我和我叔可没这个机会能碰头。”
看到周依依快乐的样子,周强斌也觉得安慰:“只要你幸福就好,至于婚礼的事情,你们自己谋划吧。”
……
在将成书的事情交给周依依之后,张元庆也没有闲着,他联系了郑瑶,通过她发了一篇论文出去。
这篇论文是为自己发书做一个准备,里面将自己书里面的一些观点抛了出来。
这些观点都是一线很实在的问题,张元庆整理出这篇论文的时候,郑瑶看了之后都反复改了几遍。她就其中的热点问题,与张元庆进行了讨论。
有这位干姐姐的帮忙,张元庆的论文果然在高水平的理论平台发布,而且拿了一个非常不错的版面。
在发书之前,张元庆会陆续发文,以系列的方式在重要平台刊登。等到将这一系列问题讲清楚的时候,恰好能将这本书适时推出。
郑瑶对这个想法很支持,至于平台的事情,她轻轻松松就能够搞定。而且这么密集的发文章,肯定能够引起一些反响的,对于他现在的身份来说,是一件好事。
正在张元庆忙着论文的事情时,一个意外的邀请突然出现。
张元庆接到了卫钰翔的电话:“元庆啊,晚上有没有时间啊,约你出来吃个饭。”
卫钰翔仍然是非常熟悉亲近的口吻,让人不由产生一种错觉,好像是两人的关系已经到了莫逆的境界。
张元庆淡淡一笑:“卫市长,您亲自相约,晚上就是天大的事情也得推了。说起来是我不懂事了,来到天水市都没跟您汇报思想动态,晚上您约人,我买单。”
不管大家心里是怎么想的,但是客气和虚伪都是体制内的一张通行证。你不玩这一套,只怕是在哪里都吃不开。
“哈哈,你跟我瞎客气什么。前几天去拜访了一下周市长,我这才知道,原来你已经是周市长的乘龙快婿了。好你个小子,这么大的事情还瞒着我,今晚要罚你一杯。”
张元庆笑着连连告饶,两个人你来我往,只觉得无比的熟络。
可是等到挂完电话之后,张元庆的笑容慢慢淡去。他看了一眼窗外,此刻外面乌云密布,看来一场春雨即将到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